救救正常人_ Allen Frances

2016 Dec. 11 49

getimage-4

救救正常人:失控的精神醫學
Saving Normal

Allen Frances

左岸文化

當社會開始用批發的方式治療正常,我們也遠離了自己強大的自我療癒能力,也忘記大部分的問題都不是病,不是吞顆藥丸就能迎刃而解。

DSM全名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中文譯為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是一本經常被拿來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以上擷取自維基百科)

這本書的作者Allen Frances是DSM第四版編修工作小組的主持人,他在這本書裡大力抨擊了該手冊第五版的製作與品質,同時指責大藥廠的種種作為,帶起不同精神疾病的「流行」,造成濫診,進而破壞精神醫學的價值。

我是一個非常徹底的文科人,從求學到求職,自然科學之於我一直是極與極的關係。會對這類書籍產生興趣,甚至得把功勞歸給文學小說。這種種都讓我在最初翻開這本書的時候,內心其實是很忐忑的。主要是擔心看不懂浪費錢(小資少女的困擾),不過還好,這本書組織架構清楚,也沒有英文裡所謂的big words,完全很好懂,而且看完真的會有長知識的感覺。

這本書一開始先探討何謂正常。作者從統計學、心理學、社會學、哲學、醫學等不同角度切入,告訴讀者:正常不僅無法定義,甚至還會隨時間、地點而有所不同。我覺得這部分很有趣的例子是作者解釋了為何鐘型曲線不能拿來當作界定正常與否的依據。作者說:

首先,不論劃下了什麼樣的界線,緊鄰界線兩邊的人看起來都完全依樣—說一人有病而另一人健康實在說不過去。六呎三吋的人跟六呎四吋的人都是高個子啊!百分比也是個問題,在發展中國家,臨床心理師人數不多,只有病淂非常嚴重的人才算是精神疾患,以此劃出界線,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口異常。在治療師飽和的紐約市,罹患精神疾病的門檻大幅下修,百分之三十以上的人會被劃入異常。一切都取決於主觀判斷,這條漂亮的曲線沒有辦法告訴我們該如何劃出界線。(p.27)

「正常」跟精神疾患實際上非常虛無飄渺,本質上就無法有任何接近清清楚楚、涇渭分明的定義。精神醫學的擴張,輕鬆伸展版圖,「正常」的疆界快速縮水。(p.59)

而正是因為正常和異常之間的界線太模糊,再加上醫療界各方誘人的「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口號,讓濫診情形更為嚴重。「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立意良好,但對精神疾病來說,「及早治療」反而忽略了人類的自癒力。喜怒哀樂等各種情緒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原因之一。悲傷、憤怒與痛苦都是自然波動,多數人都能透過時間和不同管道舒緩這些負面情緒。很多時候,那些我們以為過不去的坎,都會隨著時間被淡忘。真正自我調節能力失衡者僅佔百分之五到十的人口,大多數的人大部分的悲傷都不需要醫療介入。精神醫學的存在是為了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短期的失衡可以藉由自己的力量挺過,要相信自己的自癒能力,而不是用藥物逃避困難。

對真正為精神疾病所苦的人來說,必得透過藥物治療重建恆定性。而對受普通生活問題所苦的人來說,藥物治療打亂了恆定性。(p.58)

古今中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幾種熱門的精神病或流行的藥物。例如早期的多重人格,目前的過動、自閉、社交恐懼、PTSD、威而鋼等等。作者檢討道,這些疾病的興起不外乎與兩項因素有關:藥廠的過度宣傳和彈性變大的診斷標籤。以威而鋼為例,這些藍色小藥丸原本只是用來治療少數「勃起功能障礙」的患者,在藥商的炒作之下,卻成了壯陽藥,是所有男人的常備藥物。而光賣給男人還不夠,書裡提到,藥商為了賺得更徹底,甚至把幾個小問題放大、彙整成一種疾病,創造出「女性性功能障礙」這種說法,企圖賣藥給無須醫療介入的健康人士。作者也在這本書裡花了不少篇幅質疑DSM第五版的編修。他認為,某些疾病的定義和診斷標準過於鬆散,以至於讓多數人都成了精神病患者,或潛在患者,間接助長了濫診。

人類的本質是穩定而有韌性的,精神疾病從來不曾大流行過,只差在疾病定義變得相當寬鬆,使得成為健康者的難度更高。人是不變的,是診斷標籤的彈性變大了。過去大家認為人生必得經歷、要忍耐的過程,現在被視作精神疾病,要接受診斷與治療。(p.121)

變的不是人,變的是標籤。「尊重個體差異」這件事很重要,對社會大眾來說,有的孩子生來就是內向文靜,那是個性,不是社交恐懼症;有些孩子就是天生好動、對世界充滿好奇,很多時候這未必是過動。只有在症狀是長期、穩定,且嚴重影響日常生活的時候才需要尋求醫療介入。對醫者而言,診斷不應該是check list,要是診斷這麼簡單,何必有精神醫學這門學問?醫生在診斷時應該把病患的個性、家庭背景、生活習慣等納入考量。每個患者都是獨特,且無法以同一套標準判定的。診斷手冊提供的是方向,而不是寫了一二三的步驟說明書。

不過書裡提到一個概念讓我遲疑了一下,作者提到寧可忍受不確定性,也不要胡亂下診斷。看到的當下立刻心生「這在台灣才不可能發生」的念頭。台灣人可是出了名的不尊重專業餒ㄏㄏㄏㄏㄏ。

我覺得這本書的重點非常清楚:精神醫學的存在是為了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患者,而不是庸人自擾的健康人。濫診不僅浪費醫療資源,藥物更可能破壞人體自身的恆定性,此外,這個標籤一旦被貼上,想要拿下來可不是這麼容易的。唯有聰明的求診人和負責任的醫者才能創造出更健康的醫療環境。

最後,願你我都健康快樂 🙂


p.16 真正的精神疾患需要立刻診斷,積極治療—病人並不會自行好轉,拖得越久就越難治療。另一方面,我們與生俱來的韌性、時間的療效則是良方妙藥,能解決人生躲避不掉的問題。人類是生命力強的物種,先人們想方設法,熬過艱難每一天,避開無所不在、遠遠超過我們想像的凶險,經過世世代代,我們成功活了下來。人類大腦及社會結構已經能因應最嚴峻的狀況—靠自己就能解決生活中大部分的問題了,醫療介入經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當社會開始用批發的方式治療正常,我們也遠離了自己強大的自我療癒能力,也忘記大部分的問題都不是病,不是吞顆藥丸就能迎刃而解。

p.22 只要我們檢查得夠努力,每個人最後或多或少都有病。

p.46 疾病比率的差異(例如在美國黑人診斷出精神分裂症的頻率較高)始於評估者的偏見或是文化盲點,非關期評估患者的實際差異。

p.58 我們可以感到悲傷、痛苦、擔憂、憤怒、輕蔑及恐懼,因為這些都是適應能力。有時候(特別是要面對人際、心理及現實壓力時),我們的情緒會暫時失控,造成相當程度的沮喪或障礙,但是恆定性跟時間是絕佳的天然治療師,大部分的人都有韌性,能振作起來,回到正常、平衡的狀態。精神疾病由症狀及非自我調節的行為構成,也就是維持正常、恆定的療癒過程被破壞。當我們把每個人人都有的痛苦誤認為真正的精神疾病(相對來說並不普遍,不論在何時,大約只會影響百分之五到十的人口),就造成濫診。

p.58 人生日常問題的最佳解決之道,就是直接處理,或是等到船到橋頭自然直,而不是讓精神醫學把問題病理化,甚至用藥丸治療。

p.196 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認為現代孩子哪裡不一樣。其實,變的只是標籤罷了。過去,我們會把注意力與行為問題當成人生的一部分,是正常的個體差異,但現在卻診斷成精神疾病。

p.337 我則希望治療是按照每個孩子的需求來判定,而不是照著誤導人的標籤跟標準配套的建議來進行。

p.380 個體差異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被簡化成精神醫學手冊裡隨意又冗長的疾病診斷清單。

廣告

One comment

  1. […] 救救正常人 「當社會開始用批發的方式治療正常,我們也遠離了自己強大的自我療癒能力,也忘記大部分的問題都不是病,不是吞顆藥丸就能迎刃而解。」 延續上一本的精神病主題。這一本是非文學作品,更深入地去探討人之於精神病的關係。這本書理性討論了正常到底是什麼,精神病「流行」的緣由,並且呼籲醫者在診斷時應更謹慎、一般大眾則須避免病急亂投醫,很多時候「問題」只是藥廠炒作出來的賺錢工具而已。精神醫學的存在是為了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患者,而不是庸人自擾的健康人。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