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以後

現在是臺灣時間9月26日星期一晚上10:40,回到臺灣轉眼也要三個月了,趕在10月份上班之前,想要來好好整理一下留學歸來之後的心得和體悟。

猶記得班機在臺灣上空盤旋時,窗外點點的燈光,和在跑道上滑行時,心裡那難以言喻的感覺。無論是從Heathrow起飛還是從桃園降落,其實心情沒有太激動,情緒遠遠不及當初離開時飽滿。一路上都非常平靜,偶爾被長榮廁所齊全的盥洗用品和餐車上的可爾必思和蔓越莓果汁驚訝到,吃著有家鄉味的餐點,在狹窄的位置上左扭右擺,試圖找出一個稍微舒服的姿勢,偶爾的顛簸擔心的只有頭頂超重的行李。16個小時,閱讀、電影、試著睡覺,然後降落,觸地時唯一個想法是「啊,到家了啊。」

很快的一個月、兩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回來後,用了兩天的時間調時差,接著開始讀文獻、寫論文,中間穿插幾個輕鬆的約。臺灣終究是家,重新融入絲毫不費工夫,手搖杯的點單口訣、便利商店的結帳模式、公車、捷運…腦子還沒意會過來,身體就已經自己反應了。回來之後覺得最幸福的事情,是走在大街上覺得自己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進到店家時,被人當作一回事。

我一直在思考留學的這一年帶給我的到底是什麼,當然,我指的是除了走路變超快、耐熱度降為0、覺得什麼都好便宜,整個臺灣都是我的pound land、變胖還有不化妝不出門之外的那些,更深層的改變。

關於語言能力。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英文到底有沒有進步,但至少在口說方面變得更有自信了。口說原本一直是我的大罩門,我慢熟、臉皮又薄,以前念外語系的時候總要逼不得已才願意開口,雅思口說拿7我自己也蠻意外的。一年下來,從一開始的結結巴巴到後來可以(還算)流利的跟朋友聊一些有的沒的,從壞話到八卦,從夢想到感情問題,從性別平權到英雄電影,不知不覺「用英文溝通」變成了一件好自然的事。

不過我真正想說的是,流暢度固然重要,但留學的這一年我深刻體悟到,比起說得多流利、多標準,更重要的是實用性。語言畢竟是工具,能不能和人溝通比說得漂不漂亮重要多了。(但這不能拿來當作不精進自己的藉口)我遇見大多數的外國人都非常包容,甚至經常很大愛的誇獎我的英文近乎完美,當然我也遇過少數對自己嗤之以鼻的英國人,當下說不難過、不挫折都是假的,一開始我也會在意很久,但慢慢的也學會了如何一笑置之,被嘲笑又怎麼樣,世界不會因此而毀滅,一次比一次更進步就好了。

關於身體自信,關於美。

在英國的這一年,歐洲滿街的細肩帶小熱褲胖妹妹讓我更喜歡自己的身體,瘦不是美的唯一定義,他們圓滾滾卻充滿自信的樣子才真的是好美好美。雖然還是因為長了點肉而呱呱叫,嚷著要減肥,但體態再也不是影響我穿衣服的因素。衣服自己穿了開心最重要,就算腰間的肉擠成了游泳圈,就算蝴蝶袖、蘿蔔腿在陽光下恣意甩動,自己覺得好看就好,人生不要那麼累。

追求更健康的體態很好,我現在也靠著飲食和運動慢慢慢慢讓多餘的肉消失,但是一定要記得喜歡自己每一個階段的樣子。世界給我們的標籤已經夠多了,美不美我想要自己定義。

這一年,我開始好好打扮自己,開始重視保養,練習化妝,認真穿衣服。以前覺得愛漂亮的女生很膚淺,所以把所有的時間力氣投資到充實自己的內在;但現在覺得,如果能內外兼具,有臉又有腦,為什麼不?

關於世界。

世界很大,這個我知道,但出來之後才知道它這麼大。我自認是一個很努力、很會找方法的人,不過在英國的這一年,我遇見了好多跟我同樣努力,甚至比我更更更努力的一群人。他們說著不同於我的語言,操著難以辨認的口音,在世界各個角落各自努力著。他們的積極、主動、靈活、反應力和隨時be prepared的態度都是我在台灣沒有見識過的。

我一直很不解為什麼經常聽說留學生喝過洋墨水回台之後,變得驕傲、自滿,自覺高人一等,因為這一年我在同儕之間,經常覺得自己像廢柴,樣樣不如人。對我來說,留學是一趟支解自己,把所有優缺點大喇喇攤在陽光底下的旅程。這一趟,我洗去了所有的傲氣,或許也弄丟了一點自信,但最重要的是,我變得更加謙卑。「世界很大」,當覺得自己已經夠好的時候,我開始這樣提醒自己。

關於我自己、關於人生(?)。

做了一場夢。夢裡有小學的朋友、國中的朋友、高中和大學的朋友。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內容是什麼不記得了,應該是很荒謬的劇情。睡醒之後發現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原來這就叫做寂寞。

–寫於2015年年底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孤單。我一直是個很會跟自己相處的人,我很喜歡也很擅長獨處,我很會照顧自己,也不太需要別人擔心。直到那一天我才徹底了解,人果然是群居的動物,再獨立、再堅強的個體都需要陪伴,都要覺得自己是被愛著的。

我想說的是,我覺得自己在出國之前,是一個沒什麼層次的人。我樂觀、充滿正能量,對凡事都看得很開,負面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以至於很多時候我其實沒有辦法同理,也沒辦法承受身邊朋友的悲傷,當朋友伸手向我求助時,我因為無法處理,所以總下意識地想逃,我猜可能因此葬送了很多友誼吧。留學期間,我把自己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身邊沒有熟悉的臉龐,更別提絲毫不即時的溝通和陪伴,我體會到了以前未曾有過的情緒,我了解了什麼叫孤單、什麼是委屈、不甘、無助,我學會了求助、知道該怎麼自己處理情緒。這些全新的感受一方面讓我不再盲目樂觀,而是成為一個能夠和悲傷共存的人,另一方面,也讓我更能夠理解別人的眼淚。

雖然說現在的自己,比起以前,多了一些傷疤和悲傷,但說真的,我比較喜歡現在這個有層次的自己。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是我人生最開心的一段時光。看著為自己盛開的鳳凰花,翹著腳等畢業。那個時候,擁有當時所想要的一切。離開校園保護傘之際,同時擁有自由奔放的青春和面對未來時,狂飆的腎上腺素及蓄勢待發的強心臟,這或許是人生最美好的滋味。

一年過去了,受過一點委屈,有過一些不甘,丟掉了一點自信也少去了一些傲氣,嚐過了一點孤單,多了一點眼淚。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一個可以跟悲傷共存的人了。
時鐘一格一格走,發生在這些小格子之間,無論好的壞的都讓我成為一個更有層次的人。不再是以前那個盲目樂觀的李宓,真好。

-寫於2016年6月

很多人問我,留學到底值不值?背著沉甸甸的學貸出社會值不值?我不知道其他留學生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覺得非常值得

值的倒不是專業能力的提升(雖然學術面也確實讓我眼界大開),而是由「留學」所衍生出來的一切相關經驗。從決定出國、尋找校系、撰寫SOP、申請宿舍、選課到真的出國後所面臨的種種挑戰,因為沒有別人而被逼著獨立、被逼著成長、與人、與自己溝通、在陌生的環境和文化裡不停碰撞、解決問題、尋找出路。如今回過頭複習過去這一年,那些崩潰的夜晚、狂喜但無人可分享的寂寞,每一段無論是哭是笑的記憶,都積累成了如今更自信大方的自己。

現在的我,學會了什麼叫做豁出去,不再因為害怕,或者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就讓機會從眼前消失;面對陌生人可以侃侃而談,不再緊張得聲音發抖;能夠好好的與自己相處;比以前更放鬆,沒那麼害怕出糗;不再在意別人的看法,把自己打扮成自己喜歡的模樣,即使違背一切「嬌小的人絕對不要穿…」,在公車捷運上大肆的看書,就算其他人看我覺得矯情;逛街時遇到正妹店員不再自慚形穢,可以大方地與對方交涉;更能夠自己處理負面情緒,但知道要適時尋求協助,不再像以前一樣全都悶在心裡,憋到內傷。

也許你會覺得,這些成長在臺灣也可以做到啊!我想這是當然的,只要有心變得更好,在哪裡其實都會有一樣的結果。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而言,這一年的進步幅度,跟大學四年的成長絕對有得拚。用一年的時間,(被逼著)和自己充分對話、學會獨處,還有好多意想不到的收穫,我覺得非常划算。

14年年底面試city的時候,老師問我,我最驕傲的一件事是什麼,當時我回答的是籌備畢業公演。但現在最讓我驕傲的,是我的留學生涯。一路上要感謝的人非常非常非常多,我絕對不會忘記自己是多麼多麼幸運,對於曾經出錢出力,給我我幫助、鼓勵、甚至只是一句加油的你們,我永遠衷心感謝,謝謝,但不可諱言的是,我的確也靠著自己的力量克服了很多困難,也獨自經歷了很多旁人難以理解的喜怒哀樂。

我喜歡倫敦嗎?我當然喜歡,我喜歡她的忙亂,喜歡她的生氣蓬勃,喜歡她有一百張臉、有一百種樣子,喜歡她隨時隨地都有新鮮事在發生。但我並不渴望回去,現階段的我,非常期待新生活的開始,迫不及待想要累積實務經驗,讓自己離夢想更近一步。再說,倫敦是我繼台北、新竹之後居住過最久的地方,算是我第三個家吧,而家,永遠都會在那裡,等我回去。

最後,以前的我會說,「我很喜歡現在的李宓,希望你們也會喜歡這樣的我」。可是現在,我知道自己不需要去奢求你們的喜歡,因為我喜歡現在自己的樣子,摁,我喜歡現在自己的樣子。 🙂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