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_ J.K. Rowling & John Tiffany & Jack Thorne

2016 Aug. 14 28

getImage
image from 博客來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J.K. Rowling & John Tiffany & Jack Thorne

Scholastic

Dumbledore: Harry, there is never a perfect answer in this messy, emotional world. Perfection is beyond the reach of humankind, beyond the reach of magic. In every shining moment of happiness is that drop of poison: the knowledge that pain will come again. Be honest to those you love, show your pain. To suffer is as human as to breathe.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故事發生在霍格華茲大戰結束後19年,講述的是一段以哈利小兒子Albus和馬份獨生子Scorpius為主軸所展開的冒險之旅。

我們對知名人物都有一套所謂的「既定印象」,魔法界也不例外,而當Albus和Scorpius都與典型波特、典型馬份形象相去甚遠的時候,他們的「特別」便給他們帶來了許多麻煩。

找不到自己定位的兩人,在因緣際會之下成為了好友,只不過日子並沒有因此變得比較容易。他們在學校、在家庭生活裡不停碰撞,傷痕累累。有一天Albus偷聽到Harry和Cedric父親之間的對話,決心要利用魔法部私自留存的time turner回到過去,扭轉歷史,救回Cedric。而這個故事描述的就是Harry、Scorpius及Delphi一行人在時間裡穿梭,企圖對歷史事件做出修正的冒險故事。至於這個Delphi究竟是誰,就留給你們自己去看了,她自稱是Amos Diggory (Cedric爸)的姪女,但此言真的可信嗎?

這本書不是羅琳一人所寫,呈現方式也不是大家所習慣的文章段落,而是由哈利波特原著羅琳、劇作家Jack Thorne和舞台劇導演John Tiffany三人共著的劇本。平常沒有閱讀劇本習慣的人可能會有些不習慣,但影響並不大,完全不需要因此而卻步。

我因為先看了舞台劇,所以沒有辦法真正抽離出來,恣意讓想像奔馳,對我來說這本書只是在重溫舞台劇的精采片段而已。在對劇情已經很熟悉的前提之下,這一次的閱讀帶給我的驚奇感並不高,不過看舞台劇的當下真的是瞠目結舌,情緒隨著劇情發展忽高忽低,被舞台、聲光效果弄得一愣一愣的,上下兩部歷時共五小時十五分鐘的舞台劇像極了一場大型魔術秀,高超迭起,非常非常非常精彩,大家有機會一定要買票進場欣賞。

(警告: 以下分割線之間有雷)


回到故事本身,角色的部分,本書對哈利的描述對我來說是很突兀的,在這個版本的哈利身上,我看不見他的成長。哈利本來就是一個衝動的年輕人,長大之後竟然沒有變得比較沉穩令我感到非常意外。在這本書裡,他甚至頂撞麥教授和鄧不力多(的畫像),讓我超級不爽,尤其他把脾氣發在鄧不力多身上那段,我一直在想,如果經過了19年,他卻仍然無法理解鄧不力多,跨不過心中那個坎,這樣的哈利未免也太小家子氣了。

整本書我最喜歡的角色意外的竟然是跩哥馬份!這本書讓他史萊哲林邪惡外表下那顆善良的心表露無遺,非常喜歡現在這個有溫度、願意承認自己脆弱且盡全力保護自己所愛之人的跩哥。


 

我並不是經常閱讀劇本的人,這樣的表現形式我其實非常陌生,閱讀的時候也一直在思考劇本和一般小說之間在閱讀上的差異,這有一點難用文字表達,我盡量講講看,希望大家不要鞭太用力。

我覺得,整個故事是以對話的形式構成,少掉了敘事者,很多東西容易流於空洞,筆下所描繪的世界也少了小說的細緻感,或許需要一些輔助去烘托情緒、增加渲染力,譬如演技,譬如道具、舞台、燈光或音效。第一次接觸這文本的人,除非原本就有在鑽研舞台劇,否則或多或少會覺得這個故事不如之前的哈利波特那般完整又充滿細節。但是對我來說,因為已經看過劇,有了真實畫面的幫忙,整個故事的感染力和細節對我來說都是很夠的。

總之,閱讀這本書需要一定程度的想像力才不會失望,但是千萬不要因為對自己的想像力沒有信心就卻步,先念文本、先擁有自己的想像再接觸戲劇,也許會得到更多不一樣的驚喜。

 

p.112 Dumbledore: You ask me, of all people, how to protect a boy in terrible danger? We cannot protect the young from harm. Pain must and will com./Harry: So I’m supposed to stand and watch?/Dumbledore: No. You’re supposed to teach him how to meet life.

p.134 Delphi: That’ the thing, isn’t it? About friendships. You don’t know what he needs. You only know he needs it.

p.308 Harry: I didn’t know Cedric well enough either. He could have played Quidditch for England. Or been a brilliant Auror. He could have been anything. And Amos is right-he was stolen. So I come here. Just to say sorry. When I ca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