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後七日_ 劉梓潔

2015 Oct. 24  68

picture from 博客來
picture from 博客來

父後七日

劉梓潔

寶瓶文化

「因為,親愛的父親啊,對我來說,你已是永恆的存在」


我喜歡劉梓潔這件事,我想應該不用再重複。她的文字沒有漂亮的詞藻,反而總是用她那直白又口語的口吻,帶領讀者從一個全新的角度看事情。

書名訂為父後七日,原本我以為是同名電影的原作小說,沒想到電影《父後七日》卻是以一篇短短四千字的散文為藍圖,所拍攝的作品。其故事的張力和畫面感不言而喻。

非常、非常喜歡這篇散文,詼諧搞笑和死亡看似毫不搭嘎的兩件事,在她筆下完美交織,就像她在後記裡說的「我相信,悲傷的、失去的、瑣碎難耐的,只要把它說得好笑,也許就寫得下去,看得下去。也許,有些東西,可以透過寫,被轉化,或療癒。」作家是如此,讀者亦然,當你可以笑看那些悲傷和荒唐往事時,或許就是已經學會和眼淚、痛苦和平共處的時候。

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我一直覺得這本書很適合外譯、適合對異國文化好奇,會想知道「其他人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外國讀者。這本書集結的散文,台灣味很重。除了國、台語夾雜之外(好奇這樣要怎麼翻譯),也蘊含了很多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和文化習俗。台灣的喪禮文化就是個很特別的賣點!「離鄉到台北打拼」或許也能引起共鳴。


p.31 是的。我經常忘記。於是它又經常不知不覺變得很重。

p.110 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把生活痕跡連根拔起,清空屋子,繳回鑰匙,拿回押金,關上門,與這個屋子永遠不再有任何關連。

p.149 原來不過半年,生活的痕跡就如此盤根錯節在這一角座位之中。但要瓦解,也不過是一下子的事。

p.156 瑜珈好像紅利積點。上課堂數足夠時,那些原先怎麼樣無法猜透無法捉摸的姿勢,看到它就看到不可能三個字的姿勢,輕鬆地跨了過去。我相信人生的其他事情,例如人與人的關係,也是如此。我只有不停練習,不用去想,那個小小的變化,究竟何時會發生。但是,我要永遠給它發生的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p.180 親愛的你問,你最怕的事情是什麼?我說,挾以爆破的哭聲,我怕被你忘記。

p.204 「童年時為了掩飾悲傷,就不斷地惡作劇和開玩笑。」…我相信,悲傷的、失去的、瑣碎難耐的,只要把它說得好笑,也許就寫得下去,看得下去。也許,有些東西,可以透過寫,被轉化,或療癒。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