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孩_ 劉梓潔

2015 Jul. 4 50

picture from 誠品網路書店
picture from 誠品網路書店

親愛的小孩

劉梓潔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但是杜莎說,又不是斷手斷腳,很快就會好的。只要知道會好,就沒什麼大不了。

好、喜、歡

這是由十篇短篇小說組成的作品,從親愛的小孩(my fave)開始,以失憶與失蹤作結。十篇或長或短的小說都以愛為題、以女性視角出發,精準又犀利的道盡了現代都會女性在愛情裡的掙扎、悲傷和歡愉。

因為自己文學腦發育不全,華文作家的作品不是我涉獵的範圍,這些作品超強的文學性和藝術性讓我卻步。可是劉梓潔卻用很簡單的文字傳達了很多很多的情感和things beyond words。

而她筆下小說濃厚的真實感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地方。儘管內容犀利又前衛,卻仍讓我看著看著腦中就自然而然浮現畫面。她的故事沒有粉紅色泡泡、沒有海誓山盟的八點檔劇情,反而血淋淋的直指出現代女性在愛情裡的橫衝直撞、矛盾及反覆。我非常喜歡她褪去「愛」外面的那層彩色糖霜後,誠實而不造作地討論感情的這種方式。畢竟談感情本來就不是只有喜悅,它也有憂鬱、悲傷,甚至不堪之處。

然後我也好喜歡這本書的書封,所以就去找了網路上的相關資訊

photo9429

什麼樣的主視覺可以表現這本書的個性?那是書中那些獨一無二的女生,即使失戀無數次依然願意再愛一次的女生,有點甜美,有點優雅,但也有點瘋狂,有點格格不入。在嘗試過許多種可能後,我們最後終於決定以這個穿著黑紗裙的人型模特兒來當作《親愛的小孩》書封主視覺。故事裡的女人們不厭其煩地試穿愛情,穿穿脫脫,脫脫穿穿,而黑色膨膨裙到底是好穿比較重要,還是漂亮比較重要呢?紅金十二邊形就像放大鏡一樣聚焦在女人的心(或者肚皮),你不可能知道她們在想什麼,除非你搞定她們。那個金光閃閃的十二邊形同時也被暱稱為「呼拉圈」,梓潔說得好:為愛跳火圈,為愛人搖呼拉圈!是啦,就是這種「為愛不顧一切」的戀愛的狠勁。

這是編輯那邊的說法,而我自己的解讀是── 女人都在真實自我(上半身馬甲)和外在現實(下身澎裙)之間遊走擺盪。我們都有辛辣、不堪的秘密,卻因為渴望愛情,而不得不裝扮自己,以求得一線姻緣。至於上面所說的「呼拉圈」,在我看來也是一樣的道理。女人,或者說所有人都不是個圓,我們生來都有稜有角,在成長與社會化的過程中,漸漸磨去那些突起,但無論再怎麼圓融,都無法,也不可能完全消滅內心真正有血有肉且有情緒起落的自己。如影隨形,拋之不去的黑暗面哪。

好啦,也許我還太年輕談這些都會女性啦、愛情啦稍嫌太早而站不住腳,可是好久沒看到這麼不夢幻的小說了啊啊啊,超喜荒。開始蒐集梓潔作品們~~~

以下附上一些自己看過之後很喜歡的書評們,希望藉由這些能讓大家更了解這本書

BIOS Monthly 飄蕩不定的愛情面貌──專訪劉梓潔《親愛的小孩》

  • 「我觀察到身邊朋友在感情上、關係上這種不定的狀態,這似乎是現代的年輕人多數會遭逢的情境,只有部分很幸運的人才有可能從一而終。自己跟身邊的人從大學開始便經歷著對象的變換、持續的探尋,所以我就會特別去關注這種飄蕩的、不安的、不固定的感情以及生命狀態。」
  • 「有些故事只是沒有被寫出來而已。」在書中看似前衛的代理孕母、砲友關係,相較於現實人生的荒謬,似乎並不足以與之抗衡。「新聞中、通俗劇中這些議題都曾經出現過,有些甚至前衛多了。我在寫小說的時候,會希望能夠把這些通俗的事物寫出來,像〈父後七日〉也是如此。並不一定寫鄉土就是俗的、不一定要用鄉土的腔調去寫,同樣地,在寫愛情的故事時,也並不一定都要寫成羅曼史。」
  • 「就像〈父後七日〉後來被當成一個通俗作品,但當初在文學獎時是被視為藝術性高的作品。這其實是透過讀者來決定的,當大眾能夠通過作品有所共鳴的時候,可能就會產生較為通俗的樣貌。」

留得枯荷 如此老哏,多麼動聽──讀劉梓潔《親愛的小孩》

  • 她們始終堅韌的面對一次次情愛賭局,一次次的自傷傷人後,一天天的修補創口,重拾行囊後,再一次次奮不顧身的梭哈,那種不顧一切的真摯近乎歇斯底里,納入道德框架更是破綻百出,然而你不得不為之牽動感嘆。

【書與人】定與不定的抉擇 - 劉梓潔談《親愛的小孩》

  • 「我把愛情當成一個媒介,去寫生命這個階段中所隱藏的一個更大的不安定。大家總是不知道要什麼。就算決定了,抓到手中的東西又可能『嘣』一聲不見,你只好再去找一些新的目標。」
  • 「就是想把一種很神聖的愛欲去破除它、去抓下來,王德威曾說蘇偉貞是『以愛欲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亦即把愛放得很高、很純潔,但我希望把這種愛欲降到地面來、把愛欲攪碎成身邊的東西,就像一本《柯夢波丹》上的測驗題。」

p.36 我一遍一遍地唱,一遍一遍地原諒那些基過我生命的男士們,一遍一遍地,原諒我自己。

p.38 看著鏡子,拿紙巾慢慢擦掉臉上的水珠,壓了壓黑眼圈,擠出一個微笑,看著某個未知的存在,像分享一個無人知曉的秘密般,在心裡對它說:嘿,親愛的小孩,馬麻從好遠好遠的地方回來,但我知道,我離你很近很近了。

p.70 關係、感情。她甚至覺得這些字對她都還太遙遠,更遑論愛情、姻緣。她用每天工作要用到的補助、贊助、獎勵、投資等字眼對影比較著。其實異曲同工,每一樣都在談條件、求回報。

p.94 「一個人能主動告訴別人自己的故事,代表這個人過去生命一定有做錯一些什麼事,說的過程是一種懺悔。我想它有破紀錄的價值也是在於這些犯過的錯。」

p.125 其實,每個女人離開的時候,老K都會看著她們的腳。看她們毅然決然地步伐,然後他會祈禱,那麼多雙腳之中,有一雙走著走著,會緩慢地、堅定地旋轉一百八十度,走回來,對他說:「來吧,我來把你搞定。」

p.143 剛剛看著一位男士站在流理台前為自己做早餐,克萊兒其實好想從背後輕輕環抱他,把臉輕輕貼在他兩個肩胛骨內原中間的凹槽。但她不敢,或者說她在等,這次她連一個小小的碰觸都誠惶誠恐。

p.157 她已經在這個大城換過一家又一家的眼科,因為痛起來的時候她也不一定在哪裡,而且不管去哪家都一樣,她清楚痛是別人幫助不來的,痛過一回就好了。

p.181 沒有響起,不代表忘記,對吧、但那代表記住了嗎?我只知道,要記住一句話,筆記著一個人容易多了。

p.216 既然成長、生老病死都是不可逆的必經過程,那麼途中必然會遇到各種傷害。我們無法一生下來就是身經百戰、世故圓熟的人,所以必定跌跌撞撞、吃虧學乖或學不乖。唯有等到塵埃落定,回頭一看,「唉,都過去了。」才有點雲淡風輕,有點成長。但下一次,它又來了。我覺得有這些傷害,並不完全是大道住院開刀那種。有時候就像日積月累的肌肉僵硬或筋膜沾粘,我們偶爾去按摩或做些舒緩運動時,會說:「對!就是這種酸痛的感覺!」會發出美好的哀號,希望按摩師不要停下(笑)。但只要我們每天使用身體,這些壓力或緊繃就會存在。我想我是用小說,點出或喚起這些必然存在的美好的痠痛吧。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