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書賊_ Markus Zusak

2015 Feb. 20 19

picture from 博客來
picture from 博客來

偷書賊                                                                             The Book Thief

Markus Zusak

木馬文化

要是以後還有空襲,妳在防空洞裡要繼續唸書。

.
一段由死神講述,關於愛、死亡、生存、戰爭和文字的故事。故事發生在二戰時期的德國,一位名為莉賽爾的小女孩迫於現實,被送進了寄養家庭。在慈祥繼父的教導下,她開始學認字,並就此展開了她的閱讀人生。然而,戰火摧殘,戰爭的殘酷讓小莉賽爾的人生一點一點破碎,幸好她還有文字。文字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替所有人帶來希望。

淒美。

二戰、納粹德國、猶太迫害。這是一段我不熟悉的歷史,但其中的揪心卻是人人都能體會。闔上了書,內心的空洞感及臉上的眼淚遲遲無法停下。這本書帶有一點大衛之星的黃、戰火和鮮血的紅、瓦礫土石的黑、灰和希望及光明的白。

非常深沉,非常震撼,非常推薦。

死神

以死神角度出發說故事是很多人喜歡這本書的主要原因之一,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這樣的安排。除了非常新穎之外,作者對死神的形塑也非常有趣。作者筆下的死神非但不冷血不兇殘,反倒非常有人性。他替倖存者感到心痛;輕柔地將靈魂捧在懷裡,並抹去其所有苦痛。時而冷峻,時而幽默,時而悲嘆的筆鋒讓人無法不佩服。

p. 9 但是偶爾還是目睹到那些存留下來的人,他們在領悟、絕望、受驚所堆起來的人生中崩潰,透骨酸心。

p. 310 那天我拾起每個靈魂,好像這些靈魂才剛出生似的。請相信我的說法,我甚至還吻了其中幾張中毒的疲倦臉頰,我傾聽他們最後喘著氣的喊叫,聽著漸漸聽不見的話語,我看著他們對愛的憧憬,將他們由恐懼中釋放出來。

p. 478 本書敘述者的最後註釋 人類,在我的心頭縈繞不去。

「先透露一點真相 你會死」死神說。人最終都會走向死亡。因此,殘酷、可怕的不是死亡,不是死神,戰爭和人禍才是最令人畏懼的。

戰爭的殘酷

二戰、納粹、希特勒、屠殺猶太人。這是一段我們看似熟悉卻又如此不了解的歷史。多少青年被送上前線而戰死沙場;多少家庭因此破碎永遠無法重逢;多少人民必須忍受飢寒交迫的痛苦;又有多少像麥克斯一樣手無寸鐵的猶太人只因為血統、身分而喪命?不講是非對錯的戰爭所帶來的家破人亡、生離死別,我非常非常幸運無須經歷,不過,在我們歡慶農曆新年的此刻,在那些遙遠的地方,他們的窗外隆隆作響的也許不是鞭炮、煙火而是無情的飛彈和炸藥;他們對天祈求的不是步步高升、身體健康,而是卑微的希望自己的父親、兄弟、另一半能平安回家。我們忙著規劃人生,他們卻因為戰火而看不見明天。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們非常幸運。

戰爭讓莉賽爾先後失去了生母和弟弟,接著失去了僅有的朋友─麥克斯和魯迪,帶走了最慈祥的父親和任性地用自己的方式愛著她的母親,戰爭讓「活著」變成一項奢侈的渴望。希特勒對猶太人的迫害,將人性、將尊嚴榨的一滴不剩,那是一個「選邊站」等同於「決定生死」的時代。對逃亡中的猶太人而言,星光和新鮮空氣等如此基本的東西,竟也成了僥倖才能獲得的珍品。

p. 142 大家可能會認為莉賽爾‧麥明葛的命運不算壞。跟麥克斯‧凡登堡一比,她的命還算好。沒錯,她的弟弟幾乎是在她的懷中喪命的,她的母親遺棄了她。但是,任何遭遇都強過身為猶太人。

p. 306 「你活著。」她說:「我們都活著。」

p. 335 麥克斯又悲痛又驚惶地抬起頭,「外面有星星,」他說:「星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p. 347 他們見到衰疲的男男女女的受苦臉龐,他們乞討的不是協助,他們不再需要協助了,他們要求的是一個解釋,能減低他們困惑的解釋。

p. 366 納粹德國的物資配給卡上並沒有列出懲罰這個項目,然而,每個人必然會輪流配給到懲罰。

p.379 適應之後,事實出現在她的眼前,羅莎‧修伯曼坐在床沿,胸前緊抱著丈夫的手風琴,而她的手指停留在鍵盤上。

p. 475 她必須要說幾次再見才夠呢?幾天之後,幾個星期過去,幾個月過去,戰事連連不斷。在悲痛欲絕的時候,她會想起她的書,尤其是別人為她寫下的書,還有救了她性命的那本書。有天早上,震驚再度湧上她的心頭,她甚至走回天堂街去找那些書,然而什麼都沒有留下。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無法恢復。恢復,需要幾十年的時光,需要一個漫長的人生。

最黑暗的地方,一點點微光就成了世界的中心、光明的所在。而在戰爭時期,人性的光輝就變得更加閃亮耀眼。

人性的光輝

p. 145 幾年後他就不再偷麵包了,反而拿遍包送給有需要的人。這個轉變再次印證了人類的矛盾性格,人類可以如此的善良,也可以如此的邪惡。

即使在如此黑暗的納粹德國,仍有像修伯曼一家人、麥克斯、魯迪、鎮長夫人這樣的生命,在最深的夜晚默默發著光。漢斯為了報答少時救命之恩而冒著全家人生命危險,藏匿猶太人在自家地下室並給予最真誠的關懷和照顧,另外,他是唯一有勇氣在猶太人行經時,替年老病衰的長者扶上一把的德國人;麥克斯,始終對自己所帶來的麻煩和危險感到抱歉,而最終也不願拖累善心的修伯曼一家,依然選擇了逃亡;魯迪,說是年少時純純的戀也好,說是骨子裡流著正義之血也好,他是那個打架、偷竊、有點瘋瘋癲癲,卻把偷來的麵包分送出去的孩子;鎮長夫人,看似生活寬裕安穩,沒過什麼苦日子,卻背負著自己的故事,默默哀鳴、療傷的婦人,是她開拓了莉賽爾的閱讀視野,縱容她的「偷竊」,甚至鼓勵莉賽爾開始寫作,仔細想一想,沒有她,可能就沒有偷書賊這個稱號、這段故事。

文字的力量

p. 436 她依舊緊抓著書。她絕望地握著拯救她性命的文字。

language can be both a dangerous weapon of control, as with the Nazi propaganda, and a gift that enables her to broaden her view of the world (-SparkNotes)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希特勒用文字、用語言控制了思想,引發了接續一連串當今德國人不願面對的錯誤和傷痛,麥克斯送給莉賽爾的抖字手一書講的就是這個概念。但同時,語言和文字卻也扮演了代表希望的明燈,在這本書裡,文字和語言架起了友誼也帶來了希望。與生母的分離和弟弟的不幸去世在小莉賽爾的心裡種下了很深的陰影,這時,是慈父漢斯用文字打破了莉賽爾內心聳立的高牆。麥克斯也藉由文字和語言,維持求生的意志,他雖不得溫飽,但卻擁有最豐碩的靈魂。最後,莉賽爾,她絕對是這本書裡最理解文字力量的角色。她深諳語言足以摧毀人性的道理,同時也知道文字亦是茫茫大海上的一艘救生艇,這正是她為何討厭也深愛文字的原因。而莉賽爾在防空洞裡用語言和文字安撫群眾的段落,讓我想起了《重生的書店:日本三一一災後書店紀實》這本書,書裡寫道─

當時我真恨自己為什麼沒帶書過去,環顧四周,體育館是個開放空間,不只災民們毫無隱私可言,有些人還必須靜養休息。整個體育館只有一台電視,成天播放地震新聞,根本無法讓人靜下心來。這個時候如果有一本書,每個人就能沉浸在自己喜歡的世界裡。無論是週刊或繪本都好,避難所最需要的就是書。

「借助書籍的力量,在最絕望的時候,書店是人們追尋希望的光,而這就是書店存在之必要。」

就像太空梭要經過大氣層返回地球時要有正確的角度一樣,選對了途徑,就無須害怕文字的力量,每個人就能找到自己安身的所在。

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這本書,雖然我自己已經不在網路上購書,但還是附上連結,希望你們都能看一看這部很棒的作品。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69866

誠品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28311702413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870006051&lid=search&actid=wise

TAAZE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686813

廣告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