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屋_ Jessie Burton

2015 Jan. 28 13

picture from 誠品網路書局
picture from 誠品網路書局

娃娃屋                                                                                                The Miniaturist

Jessie Burton

麥田出版

瑪琳說自己討厭人偶,因為這攸關偶像崇拜──但是,發黑的糖塊、瑞斯奇的紅色傷口‧‧‧‧‧‧微物工藝師說這些精湛的作品與偶像崇拜無關,而是妮拉無法解釋的指示,這些作品似乎說出了妮拉生命中的故事,但她完全無法主導。妮拉想,那個女人正在編織我的生命,但我看不到最後的結果。

十七世紀的阿姆斯特丹是座繁榮的城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崛起和國家的強盛,帶來了財富及商機,也塑造出許多恃才傲物的富商。主角妮拉的家庭傳統且保守,母親認為,婚姻是女性翻身的唯一途徑,而愛情並不是婚姻的必要條件。在因緣際會之下,妮拉從偏遠的鄉下地方嫁到了阿姆斯特丹,成為富商的妻子,她以為幸福快樂的日子就要來了,然而,她不知道自己將要踏進什麼樣的暴風圈中。不願觸碰她的先生、表面嚴守喀爾文教派,私下卻極其奢華享受的小姑、直言坦率的女僕、一名能幹的黑奴以及彷彿能預示未來,一座價值連城,讓人既害怕又著迷的娃娃屋讓妮拉先前的幻想完全破滅。她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上?小姑?娃娃屋?微物工藝師?隨著故事進展,背叛、謎團被一層一層揭露、解開,妮拉也一點一點奪回自己命運的主控權。

正如作者在自序裡所說「我逐漸發現,十七世紀末的阿姆斯特丹就和娃娃屋一樣充滿了矛盾。這是個富裕的城市,然而在盛宴不斷、成就傲人的表象之下,隱藏著對於過度自滿可能招致毀滅的憂心。這個多采多姿的貿易港口仍然看得到喀爾文教派殘留的影響力,金錢仍與上帝劇烈地拉扯。(略)。我發覺荷蘭女人比歐洲其他國家的女人晚出嫁,而且寡婦通常會接管丈夫的事業,年輕女性可以沒有伴護,獨自走在運河道旁的街道,同時我也發現多數工會團體和所有高階公職都將女性排除在外。除此之外,當時對同性戀的處置,是在他們的脖子上綁石磨然後淹死;由非洲被帶到當地的黑人男女經常得遊街示眾,在整個奴隸交易制度當中,這樣的汙辱和平凡的命運已經稱得上幸運。」這本書探討了光鮮表象下必定存在的矛盾和衝突,整個社會看似富裕穩定,但事實上卻處在一個新舊價值觀接軌之間的混亂年代。

我很喜歡娃娃屋這個隱喻。身為一家的女主人,妮拉卻沒有主控權,半悲憤半諷刺之下她開始向市區一位微物工藝師訂做娃娃屋的小傢俱,但送來的包裹裡除了她原本訂購的東西,還多了許多意外的驚喜。妮拉漸漸發現,這些額外送來的飾品,悄悄暗示了這個家接下來的命運。她以為自己掌控了娃娃屋的一切,但其實,她早已被娃娃屋控制。她一度仔細端詳每一尊玩偶、每一樣飾品和傢俱,希望能看出些端倪,她渴望從這座娃娃屋裡看見未來。然而,意外和醜聞接二連三地發生,和事實相符的娃娃屋彷彿在恥笑妮拉,最終,她擺脫了所有人的控制,摧毀了娃娃屋,也總算奪回了主導權。

另外我也好喜歡瑪琳這個角色,她看似冷酷又表裡不一,但其實我一直覺得,她最堅強。她隱瞞了自己的過去、偽裝了現在、犧牲了未來。她渴望愛情,卻更渴望獨立,她不甘於成為男人身邊的附屬品,她要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當別人替她的孩子擔心絕望的時候,她的一句「孩子的人生要由他自己創造」正是她這一生最好的註解。

這本書已經遠超過推薦的程度,你們必須去看這本書。

我看書有個壞習慣,我喜歡把精彩的地方/喜歡的句子那頁的頁角折起來,所以看一點翻口,就能很輕易地看出一本書吸引人的地方,通常都會集中在中間跟最後


這本我從三十幾頁就開始折,一路折到最後,中間很平均地每二十到五十頁折一次,完全高潮迭起驚奇不斷。

有些很棒的書你可以一口氣看完,但這本不是,它需要看一看休息一下再繼續,就跟雲霄飛車一樣不能連續一直搭。比較惱人的是,情節有時候蠻creepy的,害我每次休息都神經緊繃超容易被一點風吹草動嚇到。

完全讓人魂牽夢縈的一本書啊。非常推薦。

p.35 「這女孩要的是愛情,」渥特曼太太面對著家中斑駁的牆壁誇張地說:「有了桃子還得有鮮奶油搭配,妳追求的是完美的生活。」

p.101 妮拉抬起手看自己的婚戒,在昏暗的光線下,她的指甲宛如淺粉紅色的貝殼。亞森戴夫特可能只有一處廣場,但至少坐在廣場上的人會聽她說話。在阿姆斯特丹,她成了玩偶,只能聆聽他人發表意見。她嫁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世界。銀匠、小姑、怪異的熟人、讓他迷失的房子,還加上一個讓她害怕的娃娃屋。表面看似風光,應有盡有,但妮拉卻覺得自己不如從前完整。

p.148 瑪琳說:「我們這些女人什麼也不能做。」妮拉從來沒看過瑪琳這種熾熱的眼神。「如果我們夠幸運,我們能做的,就是縫合其他人犯下的錯誤。」

p.158 妮拉發現一件事,年紀越大並不見得會讓你的看法更堅定,而是會有越來越多的理由讓你去懷疑。

p.252 她想,娃娃屋把我的生命故事告訴我,而微物工藝師成了幕後的作者。我多們希望能收回自己的生命。

p.273 瑪琳似乎把婚姻當成某種讓步,而許多女人──妮拉知道自己的母親也一樣──卻視之為唯一能給女人帶來改變的可能性。妮拉認為婚姻應該是駕馭愛情的方法,能讓女人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但真的是這樣嗎?依瑪琳的看法,少了婚姻反而更好。愛情失去了控制之後,無法想像的事件跟著發生。沒錯,嬰兒、監獄──然而,這同時也帶來選擇權,讓人塑造自己的命運。

p.356 奧圖把蒂雅抱得更緊,「她說,孩子的人生要由他自己開創。」

廣告

3 comments

  1. […] 文字是另一個值得一提的點。部落格開到現在也一年半了,讀過的歷史小說屈指可數,或許因為歷史一直是我國高中時期最不喜歡也不拿手的科目之一(當然再討厭還有數學在前面擋著),歷史小說始終不是我喜歡的文類,似乎一定要有什麼特殊之處才能吸引到我(像是古騰堡的學徒裡,閱讀和書籍的元素;娃娃屋的神祕感等等)。這本Green Island不僅描述發生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故事,讓我覺得一切和我息息相關,更用非常溫柔、細膩的文字敘述這些原本應該冷硬的歷史事實。作者柔軟的筆觸也很適合這個心碎的故事,氛圍營造讓得非常成功,整本書有一氣呵成之感。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